月都巷

搜索
查看: 76|回复: 0

复旦-台大 EMBA 田卫东&葛均:结缘两岸第一班,构筑企业新...

[复制链接]

146

主题

146

帖子

694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694
发表于 10-24 16:17: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2010年,来自***的田卫东和来自台湾的葛均共同出现在课堂上,跨越海峡的复旦-台大EMBA项目让两位董事长成了同学。
  
  那一年是该项目第一届招生,在教育界和工商管理界享有“海峡两岸第一班”的美誉,两校管理学院携手,通过高校合作办学为桥梁,让众多企业打通和加强两岸的联系。
  
  6年后,田卫东带领芯智控股登陆港交所成功上市,葛均成为其基石投资人。两人的关系在同学之上又增加了一重:合作伙伴。
  
  到现在,距离课堂初见已经过去了11年,以商学院为起点,田卫东和葛均的同窗情谊延续至今,也在EMBA的助力下,经历和见证了两岸商业互通的无数种可能。
  
  
  
  田卫东和葛均
  
  EMBA缘起
  
  2010年的一个周末,田卫东拨通了台湾大学管理学院的号码。
  
  他所在的深圳市芯智科技有限公司,主营业务是半导体分销,在这一领域里,台湾是过去20年中产业从欧美向亚洲转移过程中的一个重要分支,所以,台湾像联发科等很多半导体公司都是芯智的重要合作伙伴,作为董事长,田卫东会经常到台湾出差。
  
  这一次,他住在台大校园里。抱着了解产业、广交朋友的初衷,他决定咨询一下有什么课程可以读。电话接通后,对方响应:可以报名复旦-台大EMBA项目。
  
  两个月后,田卫东坐在了 “海峡两岸第一班”的教室里。机缘巧合之下,成为了该项目的第一届校友。
  
  
  
  开学第一天,田卫东到西安参加一个半导体峰会。起初,课程在他心里的占比算不上太高,“工作之余去读一读”就好了,如果和工作事务发生***,就把时间和精力的天平向公司这头倾斜一下,“取舍嘛”。
  
  而第二天,赶到复旦开始上课后,田卫东后悔了。他发现,作为两岸首个华语双学位EMBA项目,一年只招一个班,从学生选择到办学方式,都严谨并且学术化。在复旦上课期间,一定有台大的老师在旁听,“感觉台大很在意,要确保这个课程能够达到它的标准”;而且,无论复旦还是台大,两岸的老师都在课程中给了田卫东不小的启发。
  
  “复旦的孔爱国老师,对整个中国经济,尤其是金融市场的了解和认识,都是非常深刻的;台大的汤明哲老师,课程深入浅出,让我们知道在企业竞争中,策略的制定需要考虑哪些因素。”他感慨,“并不是说走走过场,而是一群专业的教育工作者针对商业人士精心策划的program,很用心地把大家连接起来。”
  
  于是,全班唯一一个没有出现在第一届复旦-台大EMBA项目开学典礼上的学生,此后的每一节课都没有缺席过。
  
  如今回想起在行业里打拼的几十年,田卫东发觉,自己的事业受惠于两次商学院的学习。工作的第一个十年,他到新加坡国立大学就读了MBA课程,几年后的2005年,芯智控股成立;第二个十年,他就读了复旦-台大EMBA项目,几年后的2016年,芯智控股登陆港交所成功上市。
  
  田卫东学理工科出身,在实践中完成了从工程师向市场营销的转型,又在两个商学院的学习中,视角从局部延展到了企业的整体运营,并指向资本市场。
  
  重返学生时代
  
  田卫东决定报名复旦-台大EMBA项目时,海峡对岸至上电子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葛均也做出了同样的决定。葛均从八十年代初开始工作,十年后创业,沉浮又十年,他决定到校园里“充实一下”。
  
  另一方面,无论在***还是台湾,在不同政治背景和相近的文化背景下成长起来的企业家们,都同时抱有另一重初衷:了解对方,互相学习。
  
  田卫东留给葛均的第一印象是勤奋,在同学们眼里,他经常一边完成课程,一边处理公司的事务,闲暇时间很多都被用来完成和供货商的联络。
  
  “像葛总这样大佬级的人士,企业规模一年能有几百亿的生意,又在商场上闯荡这么多年,对于企业管理形成了自己的模式。和他相比,内地办公司更倾向于总经理、CEO、董事长、大股东等等一肩挑。”田卫东说,起初自己在上课之余,确实要留出精力处理公司的事情。他回忆,首次到台大上课时,课程安排了整整一个星期,一位老师第一次见到他就说:“对你来说是个挑战啊。”
  
  但慢慢地,在葛均等同学的影响下,观念和管理模式在慢慢发生变化。“发现企业离了自己,不仅不会出现问题,还会更好。”田卫东笑称,“后来,把规矩制定好,授权体系建立好,公司运营就可以通过报表、例会的形式管理了。”田卫东以“道”和“术”来阐释,虽然***企业和台湾企业相比,在模式和风格上的“术”不尽相同,但因为相近的语言和文化背景,在管理的“道”上有一致性,在互相了解和切磋中,潜移默化地体会“商***文,融汇贯通”。
  
  课程期间,大家除了学习,生活上也被安排得有序而丰富。田卫东回忆,有时候可能早上五六点起来去打高尔夫,***点回来上课;课余时间还会有企业参访、家庭聚会等等。
  
  他最大的感触是,同学之间的情谊可以超越利益关系。“大家都成长到一定阶段之后,重新回到学校,和同学在一起,就***了单纯和纯粹。”就读EMBA课程期间,有一次田卫东和太太一起去台湾,有同学听说了,立刻招呼其他同学,大家聚在一起,谈天说地。没有人考虑公司、利益和合作,纯粹***人与人的交往和情谊。
  
  葛均有同样的感受,在他看来,生意场上,大家客客气气,但同时又“隔层皮”;而在学校以同学的方式相处,少了客套和隔膜,大家更坦诚。
  
  
  
  那段校园时光雕刻在葛均的记忆里,他讲起,在多样化的课堂形式中,有一位活泼的英文老师,带领大家一起排练小剧本,然后各组分别上台表演。“蛮舒服,蛮有意思,感觉蛮好。”葛均说,那些小片段一下让时光倒转,企业家们商场打拼几十年,但那一刻,都回到了校园,回到了无忧无虑的少年时光。
  
  毕业之后,田卫东参与了华南校友会和香港校友会的工作。这是他和学校保持连结和互动的方式,同样也是观察和了解世界的窗口。田卫东印象最深的是和学校老师一起做EMBA华南区面试官,获得面试资格的同学已经经过了筛选,田卫东总能在面试现场和对方进行深度交流。来面试的企业家们来自各个领域,有不同的背景,他发现,不管是高科技领域还是金融领域,都对接受商学院的系统教育有所期待;不管是“富二代”还是“拆二代”,都要面临“接班”的问题。在面试者的讲述中,田卫东看到了不同行业的发展状况,“对了解整个经济环境、企业运营环境都很有帮助。”
  
  走向更广阔天地
  
  两年的商学院教育,给每位参与者留下了属于自己的印记。对葛均来说,这些课程在他的世界里建筑起了一座图书馆,在之后的日子里,随时需要,随时查阅。“你知道在商场上,经常有一些投资是因为朋友的交情,感情的因素很多,所以决策有时候蛮粗糙的。经过EMBA的训练,会去分析、探讨和整理以前的案例,这样会更理性、更科学,决策也会更细腻。”
  
  在知识结构和企业管理方面,那两年给田卫东留下最深印象的是“博弈论”。
  
  以往,企业运营和竞争,更多是出于自身:我有什么产品,市场需要什么产品,成本怎么样。经营者通常针对市场做定价,做核心要素的配置等等。但田卫东发现,微观经济学理论、定价理论、均衡理论等等,和真实生活最大差异是,市场是变化的,对手的竞争策略在调整,而调整是殊途同归的,最后都要达到一种均衡。
  
  “博弈论”的观点被引入之后,则会关注核心竞争对手的策略,对企业运营有直接的帮助。“比如说如果我们要定价,怎么定这个价钱,其实可以根据对方出牌的几种可能来制定相应的策略,而他出牌的那几种可能,实际上也是按照自身利益最大化来寻求一种均衡,比如说它不能亏本,比如价格底线在哪里,企业规模定位是怎样的,或者他的学习曲线是怎么样的,都可以量化,我觉得很有意思。”
  
  海峡两岸历史背景的不同,也互相提供了经验和借鉴。
  
  葛均表示,台湾企业常常比较“天真”,认为好的技术代表一切,是万能的。但在课程学习过程中,尤其是和***同学交流之后,他发现,只有科技是不够的,单打独斗也是不够的,还要有全方位的、更深远的考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联系客服 关注微信 下载APP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