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月都巷

搜索
查看: 102|回复: 0

原以为是幸福,没想到是地狱

[复制链接]

4

主题

4

帖子

20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20
发表于 8-23 16:28: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叫王红彩,河南省商丘市夏邑县北镇乡王河村人。曾经在浙江打工时认识了湖南省冷水江市渣渡镇人黄玉兰,也许是因为我是孤儿的原因,他对我好,并称他家有两层楼的房子,有两间,就和他同居了。
2010年,在小孩两岁时,他要我带小孩回湖南跟他结婚领结婚证,就把我骗到了湖南。到湖南后,才发觉他以前所说的一切都是假的。他一间房都没有,我们由于语言不通,他的家人都不给我好脸色看,黄玉兰也对我露出了本来面目,从此控制了我的经济来源。黄玉兰以办养猪场为由,在深山砌了几间杂屋把我拘禁在那里,在深山里,我带着小孩跑了几次,都被他追了回来,他还恐吓我。
就这样,我就在这深山里呆了几年,要不是2016的那次我们四人从山上下来过木架桥时摔的那一跤,我可能还在跟他过这种不明不白的生活。
那天,他带着大儿子先过了桥,我抱着女儿走在后面,由于树腐烂,我走到中间就断了,只注意女儿的安危,我的膝盖却重重地撞到了石头上,当时女儿没事,我却痛得眼泪直流,狠心的黄玉兰拉都不来拉一下就一笑而过。由于当时没有及时治疗,我的伤情越来越重,有的时候,生活都不能自理,全靠8岁的儿子煮饭给我吃,黄玉兰不出钱给我治疗,也不准我回河南去。我要回去,他就拿刀威胁我,还把小孩打伤在地,我打110,派出所的到了我租住的地方,什么都没处理就走了。后来我又找了派出所的张警官,说明我的情况。说我要回河南,张警官就要黄玉兰写份保***,以后不能打我,说如果以后再发生这样的事,就和黄玉兰没有任何关系,可以回河南。
为了彻底和他分手和小孩读书方便,我便带着两个小孩从山上搬了下来,借住在曾长春家,和黄四元也成了邻居。在黄四元家看电视时,我见他为人很好,便把我如何过来,他们家如何对待我的遭遇和经过都跟他说了一遍,他听了很气愤,第二天就带我去找了综治专干李继升,李继升就一个电话打给当时的村支书黄义光,因黄义光是黄玉兰的本家侄子,黄义光接电话就是一句话,那个女的不正经,黄四元听到后非常生气,对着手机就说:别人一个女的在深山里带着两个小孩,出都没有出来过,做人都得讲点良心吧。在村里就这么不了了之。后来,我请他给我打了个报告给妇联、民政局请求离婚,得到的答复是:你没有结婚证根本就不用离婚,你们的结合只是非法同居,根本不受法律保护,你也可以说是自由的。
2017年12月19日,发生一件可怕的事,首先是谢四香以要我包赔他儿子电视沙发为由去骂我,然后黄建玉、黄涛、谢喜连、毕就莲走到我旁边抓着我的头就打,我看苗头不对,当时就用手机把当时情况拍了下来,黄涛抢了手机摔在地上,别人帮着把手机砸烂,并把手机卡和内存卡取走,毕就莲抓着我的头发压着头,谢喜连压着双腿,黄建玉、黄涛用脚踢我背,踢了我三十多下,又用砖在我颈部、***拍了两下,眼睛发黑、昏了过去,刚好黄四元从酒厂回家,看到黄涛揪着我的头发,从1米多高的台阶上往下扔,接着拖到河边,准备扔到河里去,是黄四元阻止他们,我才没被丢到河里,我在地上躺了2个小时,派出所到现场问是谁打的,这么狠毒,怕出人命,说要黄四元垫付医疗费去医院抢救。


后来派出所把我送到镇医院,镇医院不敢治疗,又送到三人民医院,经过几天几夜抢救,才捡回来一条命,在医院里治疗了八个多月,因为经济困难,只好出院,到现在一年多了还是靠双拐走路,打我的共八个人.


事发后,派出所的人过来跟我说:有小孩就是事实婚姻,也不让我回河南。之后对我进行伤情鉴定,一拖再拖,也不承认之前在医院做的伤情报告。又带我到省里辗转多地去做伤情鉴定书,报告里颈髓损伤,国家伤情鉴定明确表示颈髓损伤是重伤,可是鉴定结果为轻微伤,对这些伤害我的人只给了轻微的惩罚。


我想说致人五级伤残难道只拘留十五天,罚个款就没事了吗?(判决的赔款到现在都没有赔)我恳求相关部门调查一下此事。跪谢了!!!
本稿件由当事人提供发布。当事人承诺如有虚假信息愿意担任一切法律责任后果。
-----本稿件由当事人提供发布,仅代表个人观点,与平台及媒体无关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联系客服 关注微信 下载APP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