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月都巷

搜索
查看: 67|回复: 1

网曝海南省儋州市某局陈彤私人感情造成她人抑郁自残

[复制链接]

413

主题

419

帖子

1573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573
发表于 7-9 04:41: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网曝海南省儋州市某局陈彤私人感情造成她人抑郁自残

  我叫邱小姐电话:18279770734先向各大媒体公布我和陈彤之间的感情问题,同性恋的事实,情况如下:

  姓名:陈彤,女,汉,1998年1月15日,地址:江西省赣州市安远县欣山镇龙水路104号,

  

  陈彤在大学期间已经是TXL,并谈过三段感情,而我是她第四个女朋友。我们于2020年3月18日相识网络,当时是在一个专门同性恋***app(the L)软件认识,我当时发表了一个动态,她在下面评论:“姐姐好漂亮,可以加个微信吗?”就这样开始了后面的故事,我们一直在微信上聊天,当时陈彤正在备考***的面试,时间挺多的,而我是自经营一家小规模公司,经常会出差,同月3月25日正好去了她的城市出差,第一次见面。

  

  事后,我以为不会有任何联系了,但没成想在开车回家的路上,陈彤就联系我了,后来才有了一系列的关系。因为觉得她年纪小,我拒绝过很多次,陈彤又用很坚定的语气说:“那我等你30年”,以为遇到真爱了。于2020年4月正式确定关系,交往恋情。

  4月-6月她经常会来我的城市,小住几日再回家,经常会送一些小礼物,给我很多惊喜。慢慢的被这种感情动了真情。2014年我结过婚,婚姻不顺后离了。这些都跟陈彤坦白过,为此陈彤用结过婚为由,来羞辱我。

  6月19日陈彤去海南工作面试,结果心想事成,第一时间打电话给我,激动地对我说:“宝宝,准备准备和我一起到海南生活。”当时是很矛盾又犹豫。因为我对她的感情在那个时候还没有快速到要抛弃这边的事业跟随她一起去异地生活。

  7月至11月,我完全信任了陈彤,投入到热恋情,陈彤编织的未来很丰满又理想,用情话和坚定在一起的承诺滋养天真的我,经常说情话:“我爱你,一辈子在一起。”情话越动听,越容易忽略真实的细节。8月9月10月11月基本都在我家里呆,同居式的生活。陈彤要求我不要工作,强烈要求陪她去海南,也开始计划,叫我去考个教师资格证,去海南找份安稳的工作。我听信于她白天就在家里备考,基本没上班了,陈彤说无论遇到什么阻碍也不会跟我分手,一定会有美好的未来。我渐渐地也习惯了有她,完全没有怀疑过她是感情骗子。10月我把车卖了,就真的决定不做生意了,想着去海南车子也用不上了,有时我很慌张,陈彤就带威胁性的说做生意,我们一定会分手。就这样听信她的安排,半年多没工作,大部分决定,都比较顺着她,导致我心灵创伤很大,也受到了各种打击。

  11月中陈彤去海南上班了,当时陈彤很想带我一起过去,还闹脾气说我不去她就不去,我没答应。***那几个月新环境没适应情绪一直不好,她希望我早点过去陪她。当时很心疼她一个人小小年纪在一个陌生的城市,各种不习惯,各种抱怨,听了也很难受,于是我订了12月24日去海南的机票,在那里陪了她了半个月,圣诞、跨年、元旦都在海南。住着单位的宿舍很不自在,2021年1月7日我回家了。

  日久见人心,短短异地恋一个月左右,我发现她三观不正,思想不纯,有性暴倾向,还发现她在海南一个人每天看不正经的片,并且在电话里也经常说一些叫我脱了衣服给她看一下,或洗澡的时候给她视频,我每次拒绝她就很生气,说她是正常人,有需要。还问我可不可以去找人睡觉,睡了之后我还要不要她之类的话。因为异地恋,我提过几次分手,但陈彤觉得没有问题,可以继续交往,我也屡次心软,分手几次没有狠心,她性格上思想上的的缺陷我一直耿耿于怀,觉得这种感情要结束了,吵架的时候,陈彤也会经常来哄我,从来不会让吵架隔夜,又让我觉得未来可期。

  

  陈彤是一个很会PUA的感情骗子,擅长规划感情的未来,把我计划进她的未来,说得天花乱坠,使得我掉入进情感陷阱,并且在这段感情中不断被她打击,最后失去自信心和自尊心,被精神控制,什么听信于她,照她计划行走,仿佛没到未来,就看到了美好的未来一样。计划在儋州买房买车定居,计划经济允许后叫我试管给她生个宝宝,叫我不要上班,在家带孩子打扫卫生就行,她会养家。我在PUA过程中接收到这份深情后,作出了放弃家里的事业,把车卖了公司关了。

  春节回乡一周,2月底年后,陈彤又去海南工作了,她又叫我和她一起走,她占有欲控制欲极强,希望我一切计划听她的,陈彤PUA成功了,订了3月15日的机票过去找她,但期间陈彤变化很大很大,3月份她变了一个人,开始有一段时间联系不上,联系上了就说是很忙,PUA策略开始,她开始变得极其冷淡,对我不理不睬,绝口不言感情的事,也不得分手的事,只是发发表情略过,陈彤的这种态度持续了半个月,电话不打了,视频也不接了,我说一大堆,她就发个表情,她也没有说分手,我是真的陷太深了,天真的以为那些誓言还存在,计划一直在继续。心里压制着巨大的委屈,毕竟以前她不是这样对我,就这样半个月多我的心里压抑着,压抑着,每天想到她这种态度,连续三天整夜的失眠难受,她也不过问一句我的情况。

  终于有一天我连续失眠熬不住了,去了医院检查有点抑郁症了,拿了药吃,但害怕依赖性太强,不敢吃太多。3月27日晚上凌晨,我一直打她电话,拒接,不回电,看我使劲折腾没有半句回应,她的这种态度让我的情绪越来越不稳定。连续打了11个电话了,她才不耐烦的接了,我就逼问出她到底想怎样,她说想分手了。可能早在半个月前就在计划分手,一直用一种冷态度对待,PUA计划最后一步。我就被她这种分手态度出局了,她无情的把我甩开,像事不关己的路人,我很长时间还没晃过来。接受不了这个事实。心里的苦楚日积月累。哭了睡醒了又是泪,整天不吃不喝三天了。

  我知道事实已经如此,陈彤没有选择好聚好散,言语上和行为上对我进行反复的侮辱,肆意的践踏,说话还特别特别的嚣张,连朋友看到她的信息都说一句:“没见过这么分手的,太渣了!”这种侮辱,对我的心里造成了很大的打击。于是我订了31日去海南找她的机票,我状态不好,几天吃饭也没吃几口,我姐姐看我这样,很心疼,问我要陈彤的号码,大概我姐姐给她打了半小时电话,也提到我会去找她,陈彤叫我的姐姐劝我不要去,去了也不会见,说去了也不可能有挽回的余地,很坚决很冷漠。我的姐姐求她别用重口气来打击伤害我,我的精神状态已经很不好了,她叫陈彤对我要像对病人一样了,念旧情请她手下留情,好好聊,好好分手。

  我一个人去了海南,我叫了陈彤来儋州那大汽车站接,她把我接去酒店,一脸惶恐,不说一句话,开口的第一句就说: “你好好休息,我先回去”。这种态度,十分受打击,理直气壮的视我为眼中盯一样,怕我过来造成她工作的困扰。这种分手方式,很不友好。当然,可以分手,有资格分手,但分手的方式不能这样,她是好好的,前半个月预谋好了像没事人的路人丙,但我心中积攒的怨气成疾,不是一句两句能完事,“高敏感”和“极端”易成抑郁。医生建议我要先吃药治疗。

  3月31日在儋州的那个夜晚,陈彤和她的出轨新欢,瞬间明白了。我就郁闷了,为什么一个月间转变这么大,原来是在儋州找到了新恋人,不在孤独了,习惯了这里的生活了,弃旧迎新,已经计划好妥妥的甩锅了,无事人一样。还趾高气扬的数落我是垃圾,是时候了,可以扔了,还猖狂的骂我,说要不是因为和我在谈恋爱她当初去参加省考,就不会来这鬼地方上班了。当时我们都没有睡,她一直拿着***人秒回的聊天,问她是谁这么一整晚不睡陪你聊,陈彤拒绝回答,沉默冰冷对待,这种态度让我情绪失控,抢她手机,咬了她手臂。大概二点多了,她劝我去睡,让我去洗澡,就在我去洗澡的时候(预计好了),趁这个时间,偷我的手机,解开了手机密码(是我太疏忽了,没有改密码),把我们在一起的所有照片都删除了,聊天记录、还有录音、短视频,所剩无几。我洗澡出来还没发现她动了我手机,凌晨三点,她得意的样子,感觉不对劲,一看手机相册都删除了。太信她了,她怕这些照片会是我威胁她的把柄,不念旧情,做绝了删了后清理回收站。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13

主题

419

帖子

1573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573
发表于 7-9 04:45:42 | 显示全部楼层
  畜谋已久PUA计划分手,一直是个骗子,满足了自己的控制欲占有欲后,抽身而去。陈彤还是那副盛气凌人的态度对我进行打击羞辱,骂各种难听的话,说我各种不好,文化水平、知识领域、没有像她稳定的工作,直白的说我种种不好。我从来没有隐瞒过她什么啊。我当时听到这些,状态不好,心里很痛苦,这种痛苦找不到出路,无法形容,亦无人能理解,当时情绪失控,试图割碗几次,想看见血华啦啦的流出来的感觉,以此来释放心中的痛苦,最终在凌晨5点,我用眉刀割了手(如图),陈彤报了120急救车,我晕血摊在地上,心情平静下来了,头晕的站不起来了。静静等待救护车,到了医院,很搞笑的是陈彤一直拿着手机继续跟人聊天,割了手也没问出个答案。她跑到医院门口,不知道和谁在通电话。更绝情的事发生了,她打了110,让警方介入,这个报警真的又刺激了我,倍受打击,这种方式,心里明白已经不是她昔日认识的人了,陈彤不是先陪我缝完针再说,一直是她新欢在陪我,我对她朋友语气加重说:“陈彤不说和谁聊天,就不缝针了”。无济于事,不能用以前的眼光来看待这个人了,应以发展的眼光来看待这个曾深爱的人。警方来了,询问了解情况,陈彤如实的跟警方说明了我们的关系,我当时缝针出来,她一副冰冷无情、义正严词的态度,就像要把我送进去坐牢的眼神。叫我有什么话当着警方的面说,有录音有视频为证,可悲至极,心里再受打击,我心里怒火再度升起,真的见识到了陈彤的另一面,完全不是我认识的人。最后,警方走了,说这是你们的私人感情问题,不是网络诈骗过来的,我们不好介入,你们好好聊聊就行。 ,陈彤没有主动联系过我了,没有问候过,觉得是死是活全然与她无关。我发信息给她也是不回的,我没有见她父亲,她父亲也没有找我。陈彤姐姐打电话威胁我不要去单位***,说她爸爸来了会报警处理。她姐还说反正我们也不喜欢陈彤这份工作,大不了重考,你要去闹大可去,也叫我识趣点早点滚回去。我那几天没胃口,没吃饭,只喝水,没有力气走动

  回到家里,我继续失眠,不吃不喝的,身体状态越来越严重,出现幻听幻觉,妈妈很着急问到了陈彤的号码,叫陈彤回来陪我去住院一段时间,陈彤拒绝了,陈彤姐姐又打电话给我的妈妈,说了一些威胁的话,说这件事情不关他们的事,和她们没有责任,我妈妈说请你们做好人帮忙,先劝去住院。我脾气很犟,觉得自己没有必要靠药物治疗,我姐姐又打电话发信息给陈彤,求她陪我去住院,陈彤很无情理性,现在每天都在吃药像吃饭一样,情绪时好时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联系客服 关注微信 下载APP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